關於部落格
手工包包
  • 11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“工資過快上漲”是還沒吃到的肉

  “工資過快上漲會傷害經濟。”這是社科院副院長蔡昉的最新說法。蔡昉指出,工資上漲現象是好事,它能改善收入分配,但是過快的上漲也意味著有過多的企業會變得困難。(10月20日中國廣播網)   這兩年,有關最低工資是否過高、會否成為壓垮中小企業的“最後一根稻草”,中國產業工人的工資增速是不是已經對宏觀經濟傷筋動骨的爭論,不絕於耳。蔡昉教授的說辭,從民意的角度聽起來,似乎有點欠抽,也不那麼討喜,但其實不過是句大白話:經濟學而言,任何時候,工資增長“過快”,超過了GDP或者企業積累的增速,分配秩序就已經失衡,造成傷害在所難免。這就像我們平時說的,肉吃多了對身體不好、運動過量對健康有害一樣——“過猶不及”嘛,這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道理。   這個觀點的系統表述,是在2013年11月份,中國社科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在“中國-歐洲就業與發展”演講會上發佈了《2013人口與勞動綠皮書》。其中提及一個觀點:中國的劉易斯拐點於2004年到來之後,工資上漲迅速,超越了勞動生產率的限度,將加速減弱中國經濟在製造業的比較優勢,導致經濟在工資減速過於劇烈,無異於一種休克療法。這樣的說法,當然是一家之言。但值得註意的是,在經濟增速放緩的新常態之下,結構調整的壓力、經濟轉型的壓力、洗牌重組的壓力,都可能“清算”為“工資增長過快所致”。   說得更明白一點:日子不太好過的時候,企業本該自己消化的成本、工人薪資結構中本該補上的欠賬,都可能因為“工資過快上漲”的共識,而帶來新的變量與問題。   說“工資過快上漲”是個偽命題,主要是基於以下三個方面的考量:一來,在充分競爭的自由市場,不存在工資過快增長的擔心。因為勞資博弈,有制度規制,雙方再怎麼互掐,不會撕破臉扯頭髮,不過就是討價還價的過程。這就像去菜市場買菜一樣,只要市場供給是有序充分的,漲漲跌跌都是正常的事。   二來,就國內的薪資現狀來看,勞動者的議價能力恐怕還沒有囂張到僭越資方主導地位的程度。加之不少地方“老闆怎麼開心怎麼辦”並不是句玩笑標語,硬說當下國內工人工資增長過快,似乎有點不合乎現實。譬如10月9日下午,富士康重慶工廠逾1000名工人聚集廠門口,原因讓人意外,竟是“要求加班”。此事背後折射的勞資困局,恐怕與“工資過快上漲”沒有半毛錢的關係。   三來,這些年,工資是在增長,但增長還得考慮幾個背景——比如經濟增長水平、物價水平,以及歷史欠賬。起碼公眾還記得,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時,各地曾一度暫緩調整最低工資。那麼,這幾年工資稍微跟得上節奏一點,不過是中國宏觀經濟向好的普惠之意。如果算上飛漲的房價等生存成本,誇張點說,工資增長的利好,恐怕就要灰飛煙滅了。   這幾年,要說漲得快一點的,也就是最低工資標準。但這是頂層設計早就形成的共識,譬如根據2011年發佈的《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事業發展“十二五”規劃綱要》,未來5年,中國最低工資標準年均增長13%以上,絕大多數地區最低工資標准將達到當地城鎮從業人員平均工資的40%以上。中國勞動協會認為,“最低工資上漲未導致失業率增加”。相反,本來就步履蹣跚的工資,增速稍稍正常一點,也是轉型升級的倒逼之力,是終結“廉價勞動力經濟”的必由之路。   沒吃到肉的時候,還是少談點“肉吃過多之害”的理論吧——儘管它是正確的友情提醒,但畢竟悖逆了飢腸轆轆民眾的情感邏輯。在收入分配改革仍在深水區靜待破局之際,“工資過快上漲”之類的偽命題,還是少拿出來做形而上的爭執為好。   文/鄧海建    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“工資過快上漲”是還沒吃到的肉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